狗熊与全球变暖与猪  

很庆幸从手机有网开始就遇见了不少比自己大的朋友,三个大一岁的朋友,陪我从中考一直到高考,几个正好我高考他们出国的朋友,考研的朋友,甚至还有不少已经工作的朋友,他们从来都没有因为之后经历的痛就否定年少时那连痛都灿烂辉煌轰轰烈烈的挫折感。后来我也长大了一点,也有了比自己年纪小的朋友,我仍然希望能给把我经历的说给他们听,因为就像我学姐说的,当你成功过一次,你就会觉得过去的挫折都不算什么了。现在我下了辅修课往图书馆走,教学楼为了准备明天的四六级灯火通明,学校很小,一届加上研究生四百个人,一半都是北京的,外星人放空教室里不用担心会丢,周五图书馆难得不用抢座。双子座流星雨马上就要来了,那一刻我感到痛苦都是...

让我做你的莎乐美,我的里尔克,我的缪斯,我的塞壬。